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合肥股票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合肥股票配资

合肥股票配资:2018"中国电竞元年" 杭州出台全国首个产业扶持政策

时间:2018/12/25 18:03:48  作者:  来源:  查看:176  评论:0
内容摘要: 上周六,位于杭州西湖文化广场的DT电竞浩室涌进了300多位年轻人,他们把自己打扮成电竞游戏和动漫里的人物,电竞馆又一次爆馆了。  这家新颖的电竞馆是陆隆涛和合伙人砸重金在西湖文化广场才开出两个多月。  2018年,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电竞元年”。从亚运会上为国争光,到S8(英雄联...
 上周六,位于杭州西湖文化广场的DT电竞浩室涌进了300多位年轻人,他们把自己打扮成电竞游戏和动漫里的人物,电竞馆又一次爆馆了。

  这家新颖的电竞馆是陆隆涛和合伙人砸重金在西湖文化广场才开出两个多月。

  2018年,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电竞元年”。从亚运会上为国争光,到S8(英雄联盟2018全球总决赛)上IG战队力压韩国,中国电竞走过蛮荒时代,各大俱乐部拿到商业投资,职业选手撕下不务正业的标签,各大城市设立电竞运动员注册制。杭州出台了全国首个电竞产业扶持政策;2022年杭州第19届亚运会上,电子竞技更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小众的青年文化正式出圈,成为一个庞大产业。

  从IG夺冠的那一夜开始 “他们又开始组团玩游戏了”

  12月22日晚上的德玛西亚杯总决赛,IG战队再次夺冠!这一次,在杭州文一路物美附近开了网吧的阿凯已经淡定了许多,“上次IG夺冠的晚上,我兴奋得失眠了”。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

  11月3日,韩国仁川夜幕笼罩,IG战队在文鹤竞技场横扫FNC战队,为中国赛区夺下冠军。这是《英雄联盟》游戏自诞生以来,中国大陆战队首次站上全球总决赛,在S8上终于封神。赛后,《央视新闻》《人民电竞》等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个大喜讯。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重要党刊《紫光阁》也发消息祝贺IG夺冠,引大批网友转发。

  那一晚的杭城,高校沸腾,电竞馆、网吧挤满了人。他们哭了又笑了,说着“不被理解的少年终被正名”。

  不眠之夜。

  原本计划转让店铺的阿凯也觉得今年网吧生意好起来了。

  他的网吧已经开了三年,之前“一年比一年难熬”。

  第一年暑假,网吧还非常热闹,放假的学生、附近的上班族都是这里的常客。“跟我们年轻时一样,成群结队来玩”。到第二年暑假,学生们来得少了,“高中毕业的孩子已经不玩电脑了”。到了第三年,阿凯几乎看不到23岁以下的年轻人了。“这些年轻人的标配是一杯奶茶、一部手机,他们玩《王者荣耀》、组团吃鸡,不来网吧了。”

  是否还要把网吧继续开下去?阿凯开始动摇。

  “但今年可能是个例外,IG夺冠后,很多玩家回流。”IG一夜封神后,阿凯觉得生活发生了变化。IG夺冠的第二天,来网吧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屏幕上是清一色的《英雄联盟》游戏界面,他们都特地来网吧玩两把,证明自己是一个LOL玩家,也怀念一下自己的青春。”

  但阿凯也认为,这并不代表从此网吧复苏了,手游依然是不可逆的趋势,“但至少这一年,营业额估计起码能增加30%”。

  这一年杭州电竞馆频开还时常爆馆 有人拿着身份证去上网 才知道“这里没有电脑”

  “现在一个月里有十几场包场活动,都是和电竞相关,常常爆馆。当然最爆的一次还是IG在S8上夺冠的那天。”DT电竞浩室联合创始人陆隆涛给我发来一段视频,IG夺冠的一刻,全场观众起立欢呼鼓掌,“那些男孩、女孩特别激动,抱头痛哭”。

  观赛活动是早有准备,100多人的IG粉丝团联系了他们的场地,陆隆涛预计会爆馆。他们在观赛区准备了200多张椅子,结果当天来了四五百号人,100多人只好站着、坐在地上,还有很多人因为人太多而放弃进来。“88元一张门票,光是门票收入当晚就达到四五万元,另外还有饮品食物消费。”

  “开电竞馆是我们考量了很久的事情。”一年前,陆隆涛和他的合伙人被两个数字震惊:

  去年11月,《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北京的鸟巢体育场举行,吸引了来自国内外的超4万名观众,票价甚至一度被炒到上万元,在线观赛人数达到1.5亿;

  《王者荣耀》游戏中漂亮的皮肤有很多,并且越是漂亮越是帅气的皮肤,就越能受到玩家们的喜爱,“赵云的引擎之心”曾经一天卖出1.5亿。

  陆隆涛决定开电竞馆,一是看中这个市场,二是看中杭州这个城市。“今年,杭州出台了全国首个电竞产业扶持政策;4年后在杭州的第19届亚运会上,电子竞技更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电竞馆和网吧是两回事,有客人拿着身份证到我们店里说要上网,才知道我们这里没有电脑。”陆隆涛认为,现在更多的人是在手机上玩游戏,电竞馆更大程度上是一个观看电竞比赛、社交的场所。

  目前,杭州已经开出了不少电竞馆,在大众点评网输入“电竞馆”能得到19个结果。

  陆隆涛介绍,杭州的电竞馆大多是这一年开起来的,主要有三种类型:一是增加了电竞舞台、观赛区,但还是以网咖形式按小时计数上网收费;二是场馆内有电脑区和手游区,打游戏不收钱,以门票的形式收费;三是专业的电竞比赛的场馆,在电竞小镇里有一个。

  而DT电竞浩室的定位更为综合,白天以电竞为主,消费者在这里玩游戏、玩卡牌、参加主题活动,晚上则化身观赛的静吧,还不定期举办电竞赛事。以电竞的共同爱好,年轻人在这里社交、娱乐。“不同于传统的网吧,我们主要是饮品餐饮的消费,大家主要在这里组织观赛,玩手游。”

  中国电竞15年 有人抽身离去 有人踏梦而来

  2003年的春天,一档名为《电子竞技世界》的节目在央视体育频道上线,主持人段暄带着CS、War 3,开启了大众对电竞的关注。

  2018年是中国电竞的高光时刻,但在此之前,这个饱受争议的行业经历了漫长的煎熬,不少人抽身离去。而在VC们开始高度关注并布局电竞产业上下游的今年,有更多的人踏梦而来。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电竞市场的增长主要来自移动电竞游戏的爆发,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而另一份来自企鹅智酷的报告显示,2017年国内电竞用户规模已达2.5亿,2018年可能突破3亿。

  我们目睹如今年轻人对电竞如此狂热的一幕,电竞馆在全国各地频开,也要感谢一个人——王思聪。

  在IG夺冠以后的这一个月里,王思聪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冠军月”造势,在微博发起抽奖活动。“为庆祝IG夺冠,抽取113人,每人一万元现金奖励。”最终,这条微博被转了将近两千万。

  2011年8月2日,王思聪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将进入电子竞技领域,组建IG(Invictus Gaming)电竞俱乐部。从此,王思聪在电竞领域开始了疯狂的布局。

  对于王思聪入局电竞,当时很多人看不懂,包括其父王健林。在一次采访中,王健林称:“他(王思聪)的模式我也看不懂,比如网店、电竞,搞高科技的东西我确实不懂。”

  如今,我们都知道电竞和网游不同,但在早期,电竞产业十分混乱,俱乐部倒闭时有发生,人们对王思聪进军电竞的看法也是“有钱人玩票的”。


  王思聪这样说:“我觉得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得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去死掉。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

  7年时间,随着电竞市场的增长,王思聪的身价暴涨。根据胡润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王思聪的身价为63亿元。从游戏战队、直播平台、手游发行公司再到线下赛事、电竞外设等,他一口气打通了整个电竞产业链。

  最后,正如白岩松所说:“电竞和电子游戏是两件事,电子游戏被孩子和年轻人喜欢,当然有它的道理,不过有度永远应该是准则。”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合肥股票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